<code id="aeeif"><object id="aeeif"></object></code>
<small id="aeeif"></small>
    <small id="aeeif"></small>

  1. <tt id="aeeif"><pre id="aeeif"></pre></tt>
    1. <mark id="aeeif"><button id="aeeif"></button></mark>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正文

      論壇:新生代創業家怎么思考創業這件事兒?

      點贊 收藏 蘭蘭
      論壇:新生代創業家怎么思考創業這件事兒?

      我們和三位新生代品牌創業家聊了聊創業經。

      5月23日,由聚美麗主辦、磐締資本協辦的“千禧品牌爭奪戰——2018中國時尚消費品創業創新國際論壇”在上海順利舉行。

      磐締資本投資總監楊可逸主持了本次論壇的第二場對話,對話嘉賓包括:美國海歸醫學博士、基因訂制護膚品牌uniskin創始人杜樂,曾留學英國、學過馬術和藝術、后與夫人聯合創立氣味圖書館的韓壯壯,以及曾在多家知名化妝品企業擔任高管、現下海創業的612星球創始人胡永春。

      本文為本場對話實錄。

      楊可逸:今天邀請到的三位創業者非常有意思,他們的經歷和背景截然不同。 我記得在去年的研報里面我們有一個概念,就是說現在新一代美妝行業的挑戰者很多是came from nowhere,就是你不知道他們從哪里就冒出來了。這個概念其實可以用來形容杜醫生,他是在美國博士畢業,然后在美國做了兩年的內科醫生,現在回國創業。坐在中間的這位氣味圖書館的創始人韓壯壯就更有意思了,我都不知道應該說你是從體育界過來的呢還是從藝術界過來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壯壯以前是中國頂尖的馬術運動員,拿過個人障礙賽的冠軍。離我最近的這位是胡永春,胡總是從大企業出來創業的典型,原來在企業里操盤過幾個億的品牌,現在改行個人創業做企業家了。

      △楊可逸

      相信大家對他們的創業經歷都很有興趣,我來一個個問一下。杜醫生,你為什么不做醫生了,回國來創業了呢?

      杜樂:其實目標是一樣的。當時做醫生是兩個原因吧,一是對醫學,對生物和人體這方面比較熱愛,另外就是想做一些有意義有價值的事情。我覺得這個轉變,從醫生到后來創業都是追求一種更好的、更有效率的方式去應對健康上的一些問題。

      △杜樂

      在美國做醫生的時候,一開始會覺得很有意思,學到很多的東西。但是很快會發現,有些健康上的問題醫生并不是一個很好的解決者的角色,解決的場景更多應該是生活中,應該是在疾病或癥狀出現之前就通過一些其他的方式、運用一些技術。我希望在生活的場景中打造一個大家平時生活中都能用到的產品,盡早地去避免、解決一些健康上的問題。所以我現在回國創立uniskin,這是一個基于皮膚基因檢測、細胞檢測,全方位的個性化護膚系統。

      楊可逸:壯壯原來是學馬術的,也學過藝術,而且還在國外念過金融,可以說背景是非常的多元,你覺得這些經歷對你現在創業最大的幫助是什么?

      △韓壯壯

      韓壯壯:我覺得最大的幫助是我可以用各種學科的思維來做決定。因為我學的很多都是基礎的學科,我在英國學的數學,然后回來學的油畫,這些基礎學科的底層邏輯會幫助我在做決定的時候想得更立體環繞一些。

      楊可逸:那比如說你玩馬術,馬術對你現在創業具體來說會有什么幫助呢?這對于普通人來說是一個稍微有點遙遠的運動,你能具體說一下嗎?

      韓壯壯:我覺得是這樣的,做運動員對塑造和改造一個人的人格有很大的作用。其實創業還是一個挺苦逼的事,做運動員也很苦,所以在很多意志和思維方式方面都有磨煉的作用。

      楊可逸:所以是做遠動員苦還是創業更苦?

      韓壯壯:我覺得對我來說創業更快樂,因為我的專業不是我自己選擇的,但創業是我自己選擇的。

      楊可逸:接下來問一下我身邊的胡總。胡總的經歷其實讓我想到了一個案列,叫Too Faced,它的兩個創始人是從雅詩蘭黛出來創業,最后過了好多年被雅詩蘭黛以14.5億美金的高價收購。我看到胡總的經歷的時候,我腦子里最先蹦出來的就是這個案例。那么胡總,你能說說看以前在企業里做高管、做一個幾個億的品牌,和現在自己創業,二者有什么區別嗎?

      △胡永春

      胡永春:剛才壯壯說他很快樂,我感覺我跟他稍有點不一樣,是痛并快樂著。之前在企業里做事情,我對事物的布局和對品牌發展的規律和趨勢要進行很多的思考,整個是一個很全面、系統的思考和推進。那么自己創業呢,除了思考之外還要實實在在的自己去親手做很多事情,這就很不一樣了。創業者需要承擔的責任更大,無論遇到什么困難,都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去克服,團隊搞不定的就要自己親自上,這和職業經理人的狀態很不一樣。在大企業里你有退路,但是自己創業需要自己解決所有問題。創業最快樂的也莫過于一步步將困難克服的過程。

      楊可逸:大家都情不自禁地給你鼓掌了,創業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知道杜醫生家境非常的優渥,絕對算是一個富二代的標準了。我們知道高配創業容易出現一個問題,就是財務上容易出現非常高的預算,你們公司存在這樣的問題嗎?因為我知道杜醫生上一代家里是做美容院的,現在也有1000多家,那么杜醫生你在創業的時候,財務問題是怎么處理的呢?

      杜樂:首先就是,團隊里不能再有另一個二代了。開個玩笑。這的確是一個問題,有些時候可能在產品定價和價格把控上,我本人來說確實會有些不太敏感。這時候就需要依靠我的團隊,對于自己不太擅長的事物,我會非常愿意傾聽團隊的想法。

      其實公司大部分成本問題控制的還不錯,唯獨在人力成本這一塊兒,是目前控制不好的。雖然我們是在護膚這個行業,但是因為有很多技術環節的工作,比如我們有皮膚基因分析師、生物信息工程師,還有一個很強的IT團隊,這都是常規的創業公司不太有的,但這塊兒的成本我是不打算控制的太死,因為我知道還是要用最好的人才、最好的東西。

      楊可逸:壯壯應該也算是一個富二代,畢竟是玩馬術的,這個是離普通人有一定距離的運動。我知道你們在K11的店都是找法尚設計的,在外界看來,你們似乎也是走了一條很愿意砸重金的道路,是這樣的嗎?

      韓壯壯:在值得的事情上我們愿意砸錢,人才的招聘也是一樣。

      楊可逸:胡總,其實在國外也有很類似612星球的品牌,比如Lush,如果有一天這樣的品牌進到中國來,你覺得是他們的成功概率大還是你的成功概率大?

      胡永春:Lush它的定位是一個環保的品牌。我們知道中國的化妝品都是要做動物試驗的,這跟他們的理念有沖突。還有一個是政治原因,這點我就不展開多講了。第三個我認為很多西方品牌的定位是很細很精準的,這是一把雙刃劍,在中國這么大的市場,如果你成功贏得了你的目標消費者還好,否則就滿盤皆輸。中國是一個很大的市場,且不說南北的差異,每個省份之間各不相同。但是國外品牌有自己的一些堅持,他們對一些東西很固執,這不利于他們適應中國的市場。

      總體來說,我認為Lush這樣的品牌它首先不太可能進入中國,即使進入中國,我覺得之前很多國際知名品牌都應證了文化不兼容的這樣一個情況,需要解決國外品牌故事和內容在中國再發展和本地化的問題,這并不是容易的事。很多國外很知名的品牌,到了中國因為沒有發展出合適的傳播內容,照樣水土不服。

      但是有一點是我們需要學習的——國外品牌對于消費者的研究特別透徹。我們知道對消費者的研究是成功的前提,如果有一種風格或者消費理念是有消費者喜歡的,我們就想要努力滿足這些消費者的需求。對于我們來說,天生的優勢是在渠道和資源,前期的模式摸索過程可能會比較艱苦,但一旦摸索成功,會發展的特別快。我在我的上一個公司——珀萊雅,學到了很多。

      楊可逸:我們都知道做事情的時機很重要,比如說這幾年彩妝這么火,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上海家化在上個世界80年代就做過彩妝,但是當時這個市場還是一片荒蕪,所以很快就銷聲匿跡了。你現在做基因護膚這一塊,擔不擔心很多人說基因護膚的時代還遠呢,你可能撐不到那個時代就死在浪潮里了。

      杜樂:有,而且不少。前面研報中講到未來是有少數人創立的,所以大多數人說什么其實并不重要。其實我做的是一個跨界的東西,所以我經常會出席各種場合。比如說有時候要去參加一個皮膚醫學的會議,一個護膚品的會議,以及一些與基因檢測有關的會議。在這些不同場合能聽到他們對件事的看法都不一樣。最近不是在開美博會嘛,我們也去看過很多友商在做基因檢測的事情,我們會把這個行業有價值的、理性的部分好好地做下去。

      從市場接受度來說,我覺得我們的目標用戶有兩種需求越來越突出:個性化和功效性。這個是很多品牌都在做的事情,我們現在做的就是要推進滿足這樣的需求。從我們市場的接受度和收到的反饋、銷售情況來看,在消費者中并沒有不能認同的情況出現。

      最后我想說,基因檢測這件事情可大可小,你可以把它做成噱頭,也可以做成實在的東西。我把自己的工作定位為一個和皮膚健康有關的事情,更注重在生活化的場景中怎么讓人的皮膚更健康。敏感類皮膚也是目前一大領域,我們也在做相應的嘗試和匹配。總的來說,我們沒有認為基因時代是遙遠的時代,我們覺得未來已來。

      楊可逸:今天來的復星投資的許總是專門做醫療投資方面的,你覺得這個基因護膚的時代到來了嗎?

      許春濤:我的背景和杜總一樣,我原來是心血管外科的醫生。我個人感覺基因檢測這個趨勢一定是越來越個性化的,目前最熱門的應用可能是在腫瘤的個性化治療。我舉個例子,為什么有些化療非常有效,有些就不見效?有些靶向藥一用就見效但不久就失效?這是因為每個人在基因層面是不一樣的,而過去十幾二十年我們沒辦法達到基因層面,所以不得不用同一類藥物不分青紅皂白地給所有腫瘤患者。但是近幾年,基因檢測使我們可以在基因層面的個性化有更多了解。這是技術上的情況。所以,我覺得基因護膚的趨勢沒錯。

      但作為商業合不合適呢?這里面有個技術問題,就是檢測作為一種診斷手法,講究精確和可重復性,目前精確率還不是特別高,這是個迭代推進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如果過于執著科學,可能會錯過最佳的投資時期。當然也有些商人覺得這種朦朧狀態很微妙,包括化妝品和保健品企業都躍躍欲試。所以我個人的回答是,方向沒錯,只是過程中你是要做科學還是做商業,需要自己去判斷。

      楊可逸:杜醫生,你是準備做科學還是做商業?

      杜樂:我們是在保證科學的嚴謹性上做商業化的事情。我剛剛說過我們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純護膚品公司,因為在檢測結果出來后的解決方案不只局限于化妝品的使用。我們的不一樣還體現在,我們特別注重后期數據挖掘,我們還在和上海這邊的一個科研機構以及皮膚管理機構有深度的研發轉化合作。所以我們是一個有實驗和技術基礎,也有服務顧客的一個創業項目。

      楊可逸:下面我想問一下壯壯,馬術屬于富人運動吧,你從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成長起來,現在卻做氣味圖書館這樣針對大眾市場的產品,能洞察到普通消費者的喜好嗎?壯壯你是如何彌補富二代生活經歷和“接地氣”中間的巨大鴻溝的?

      韓壯壯:首先我有團隊,大家會一起找想法。然后因為父親對我一直很嚴格,加上家學淵源的關系,我更愿意把自己定義為知識分子不是嚴格意義的富二代。另外,我們也屬于零售行業嘛,開店要賣貨,我需要天天看消費者在干嘛,所以這也是逼我不得不接地氣。

      其實我們產品的概念是很接地氣的,舉個例子吧,之前我主導開發的一款香水,叫做“涼白開的味道”。大家也許很好奇涼白開是什么味道,我記得小時候家里都是用鋁壺燒水,燒開的水都會有一股淡淡的金屬味兒,后來我就決定做一款涼白開味的香水,很多顧客表示聞到這個味道都會回憶起童年的時光,這就讓我覺得自己做的事很有意義。因為我們品牌是一直主打香氛和氣味的這種鏈接。

      楊可逸:最后一個問題問給胡總,胡總原來在大公司做了很長時間的高管,你覺得如果自己還在原來大公司的體系里面,能夠內部創造出612這樣的品牌嗎?換句話說,你覺得你現在做的品牌有可能誕生于大公司么?

      胡永春:在我的理解里,大公司和小公司之間本來就存在一個動態的變化,大公司也是從最初只有幾個人的小公司成長起來的。而且我覺得大公司小公司,站在不同的角度,都有自己的活法。大公司在從小到大的過程中會形成自己的做事方式和思想,很難強行去說對或者錯。

      大公司一般手里都有幾個大品牌,公司用了很大的心血和財力才把這些品牌做起來,也很自然會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到這些現有大品牌的維護上去,能分給那些新品牌的時間和金錢往往就很少。這同樣也體現在人才的分配上,公司最優秀的人才都是那些從最開始一步步把公司的主打品牌做起來的人,現在好不容易做成了不太可能再去做那些充滿風險的新項目。

      大公司里一個項目的進度是按月和年計算的,可能有些事今天完不成就放到明天,但是像我現在自己創業了才知道,對于一個初創公司,很多事情根本等不了那么久,即使工作再多再苦,也必須當天問題當天解決,到了第二天又會有別的工作要做,如果不拼盡全力,隨時都會被淘汰,這種殘酷性也逼迫我去做好創新,全情投入的做品牌。

      楊可逸:謝謝胡總。胡總的項目讓我想起了我們另外投過的一個項目叫自主藝術。有一點相似,雖然是完全不同的品類,但是它們都是自帶流量的引流產品,可以幫人家的門店提升業績,不同之處在于自主藝術是to B的。我們投資后看著它從十幾萬的收入漲到幾百萬,到現在的幾千萬,可以說成長速度是非常快的,所以我們也祝愿胡總的品牌可以以這樣的指數級趨勢發展。

      因為時間關系圓桌對話即將結束,最后我想說的是,科技行業有句話,這個世界是你們的,也是BAT的,但是最終是BAT的。但現在這句話在我們行業里要改寫一下,世界現在是在坐的各位大佬的,也是那些挑戰者的,但最終,一定是挑戰者的!謝謝三位嘉賓的分享!

      本文版權歸“聚美麗”所有。投稿、轉載、合作等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未經許可轉載此文,聚美麗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连码有二八打一生肖

      <code id="aeeif"><object id="aeeif"></object></code>
      <small id="aeeif"></small>
        <small id="aeeif"></small>

      1. <tt id="aeeif"><pre id="aeeif"></pre></tt>
        1. <mark id="aeeif"><button id="aeeif"></button></mark>

          <code id="aeeif"><object id="aeeif"></object></code>
          <small id="aeeif"></small>
            <small id="aeeif"></small>

          1. <tt id="aeeif"><pre id="aeeif"></pre></tt>
            1. <mark id="aeeif"><button id="aeeif"></button></mark>